訂閱電子通訊,緊貼軟餐俠最新消息

您將接收由軟餐俠發出的最新資訊及優惠。您可以透過電子通訊中提供的鏈接隨時取消訂閱,而您以上提供的信息將會根據The Project Futurus的私隱政策妥善處理。

電子郵箱:info@captainsoftmeal.com.hk | 軟餐熱線:+852 6061 8830

ProjectFuturus_final_logo_nobg.png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The Project Futurus 

【新聞分享】改善安老服務質素 言語治療普及化必不可少


【軟餐俠的話】 面對香港社會人口老化,長者吞嚥問題將會成為流行的趨勢,言語治療師因此擔任重要的評估及治療角色。香港言語治療師的人數近年雖有提升,但照顧者及吞嚥困難患者本身對病情的了解也十分重要,吞嚥困難是隨著身體機能老化而產生,所以需要照顧者和病人長期從飲食方面著手改善。而為長者準備軟餐則是有效控制吞嚥困難的方法,長者食得到、食得開心,便能「老有所養、老有所屬、老有所為」!


【新聞分享】 文:區志漾(前香港言語治療師協會主席)

我是一位言語治療師。在大概十年前,告訴別人言語治療師這個名詞,大概人人都只是抱着一個問號 ,問你言語治療師是做什麼的。在今天,情況已有一點改變,開始越來越多人知道言語治療師是協助兒童學習語言和理解和表達、改善兒童發音、處理聲線問題、評估並訓練長者的吞嚥能力、協助中風後的失語症患者重拾溝通的能力等等。醫院開始有家人一進醫院就懂得找言語治療師協助處理吞嚥問題。這是值得欣喜的,畢竟社會進步,醫療服務更全面和更多元化,市民對我們的認識也會越來越高。有醫療需要的市民能得到及時和適當的服務,是市民能夠在香港安居樂業的根基。


香港言語治療師人手一直短缺

自從香港大學言語及聽覺科學學系成立以來,一直是香港唯一的學系出產合資格的本土言語治療師。每年的畢業人數大概二十至三十人。由老前輩,到自己出來工作的這些年,一直市民對言語治療師的需求也極高。而每年的港大畢業生往往也不足以填補政府機構和市場上的空缺。造成往往是畢業生選擇工作,而不是工作空缺選擇人。


然而,每一個行業的狀況也會隨着年代和市場環境而改變。這個改變正正出現了在今天的言語治療業界。日前有報章在港聞版報道,正正以「畢業生倍增,機構無錢聘請」為題目,簡述了言語治療師現今的情況。自從2013年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教育大學相繼開辦言語治療自資碩士課程後, 2015年起每年畢業生的數目增至大概一百人。近一年市場上的職位空缺旋即被填塞。有聞今年畢業的學生有近三份一仍然尚未找到工作。作為業界的一分子,我一方面替言語治療學系的師弟妹擔心,但另一方面我卻為有言語治療服務需要的市民感到高興,因為香港未來有更多合資格的言語治療師能夠供應市場,回應市民的訴求。危中有機,這可以是我們擴充服務層面,讓更多市民能受惠的契機。


香港言語治療的服務長期不足

香港作為世界其中一個繁榮經濟體,而且在醫療衛生服務方面在亞洲區位列頭五位,但言語治療師的人手服務比例卻仍然偏低。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和美國語言聽力協會的數據顯示,在2016年,佛羅里達州每10萬名市民就有44.4位言語治療師。即是每一位言語治療師正在服務2252位市民。回看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字,至2017年年中,香港的人口達到739萬人;而根據言語治療師協會提供的數字,香港現時約有大概900至1000名現職言語治療師。如果以1000位現職治療師來計算,香港每一位言語治療師正在服務7390位市民。香港言語治療服務的數量在如此相比下實在相形見絀。如此的服務短缺情況,我個人很喜歡以廚房的瓦煲來作比喻。在飲宴中,當有廿個煲在煲湯,但廚師得一個蓋,我們又如何可以要求廚師準時把湯煲好送上給賓客呢?


長者安老與言語治療服務

言語治療師的工作主要分為面對幼兒及學童的工作和長者及成人工作。礙於篇幅所限,筆者獻醜為大家淺談長者言語治療服務的不足。


根據研究和報告,50歲或以上人士有百分之二十二有吞嚥障礙;安老院舍院友更可高達百分之六十八,情況更為普遍。常見會導致吞嚥障礙的疾病包括:中風、腦退化症、柏金遜症等。吞嚥障礙的後果亦相當嚴重,可導致營養不良、缺水、肺炎甚至死亡,情況值得令人關注。


資料來源:

【來稿】改善安老服務質素,言語治療普及化必不可少


#失語症 #中風 #腦退化症 #柏金遜症 #老有所養 #老有所屬 #老有所為 #言語治療 #軟餐俠 #軟餐 #吞嚥困難 #吞嚥障礙 #軟餐俠連載漫畫 #銀髮族的飲食革命 #顛覆糊餐傳統 #糊餐不是你唯一的選擇 #captainsoftmeal